留言中心
真钱诈金花游戏

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她露出头来的那一团老娘的花白短头发

2017-08-26 17:22 浏览量:

 
  王毅妈和飞儿就是被王毅偷偷接出去的。在老太婆被另外的两个儿子儿媳妇们逼得过不下去,刚答应要田美带走孙子的前一天半夜,逃窜在外的王毅突然跑了回来。
  她露出头来的那一团老娘的花白短头发
  由于一个院子里住着分家单过的兄弟与老娘几户人,所以对大门的及时关闭就没有人像别人家那样及时经心了,所以,王毅没费事就推开大门进了院子。他熟门旧路,去推后院正中他老娘居住的老屋门,那门从里头关紧推不开。王毅就轻轻地摇门闩叫:“妈,妈,是我,是你儿子王毅。你把门给我开开。”
  
  叫了半天,只隐约听见里面悉悉索索有响动,就是不见门开,也不见里面电灯亮。
  
  王毅以为是老娘年纪大了动作迟缓,不开灯是害怕被外边村里有人发现他回来,就又大了一点声音说道:“娘,你不要急着摸黑穿衣服了,先把门给我开开。”
  
  忽然里面传出不稳的脚步碰倒凳子水盆及有人摔倒的一连串声响,王毅急了,稍一用劲,就推开了不十分结实的合页门闩进了房门,急忙去声响处搀扶他妈。不料一手抓住的却是光溜溜的二哥。
  
  王毅大出意外,一下子将颤抖成一团、语无伦次的二哥甩开,顺手往熟悉的开关拉线处一摸,拉亮电灯,强压怒气责问:“怎么是你在这里睡?妈呢?我儿子呢?”又往炕上一看,在炕上的被窝里蜷成一团,而是二嫂的黝黑长头发,立即就明白了这个现场意味着什么。
  
  王毅不由得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扑过去抓住还在炕上筛糠的二嫂的被子角一甩,就将也光着身子的二嫂倒在了地上,两个自知逃不脱了的白花花的白肉跪在腊月里的冻地上抖成了一团。任由王毅问什么,都牙齿打架,回答不出一句话来。
  
  王毅指点着生气完了,才骂道:“去,去!去把你们的狗皮披上去!”
  
  等二哥哆嗦的程度能回答得上来话了,才问:“你怎么住在娘这屋里来了?娘呢?她去了哪里了?”
  她露出头来的那一团老娘的花白短头发
  二哥结结巴巴回答不上来,二嫂趁机说:“是你家老大要再分家哩,他占了向阳采光好的二楼,让我们和孩儿他奶奶都住在下头晒不上太阳。”
  
  王毅骂道:“驴日狗下的没有一个好东西!算是啥兄弟?!你们就都以为我王毅已经死到外边了?我要真的把命送到外边,还能指望你们谁能给我来收尸?”忽然想起还有老大在楼上,顺口问:“老大呢?他这几天在不在家呀?”王毅知道他大哥喜爱喝酒打麻将,经常不着家。
  
  二嫂急忙讨好道:“在哩,在哩,我见他天黑就回来了。可能是今儿个手气不好,回来得早。”
  
  在楼上已经听见王毅弄起响动的大哥早就吓得穿戴整齐站在房门外的廊檐下忐忑发抖多时了。他比谁都了解小弟王毅的脾气个性,想脚底抹油跑了,又害怕去开大铁门万一弄出响声被王毅听着了,就了不得,弄不好马上就是雷响锅炸要命的事。虽然兄弟俩都是被婆娘罗嗦得实在受不了了才重新分了一次财产,可毕竟是只给迟早要跟上他亲妈另嫁了去的侄子暂时没留啥。原说好老娘由兄弟俩轮流按月抚养,谁料她老人家死活不让孙子宝儿离开去,就要那样在储藏间过活,怨谁呢?可他只能这样想,不敢说出口来。
  
  看见二哥胆怯地往门口那里用眼睛扫,王毅头一回,望见了在廊下打颤的大哥,就恶狠狠往大哥逼过去。吓得老大自觉乖乖地提气轻脚跷进门来和老二并排缩肩低头站在一起。
  
  王毅咬牙切齿从外衣底下掏出手枪,轮番点着两个哥哥的头威胁:“你俩信不信,我手指头一钩,就能送你们给老汉大到地底下作伴去?!”老大老二都被吓得骨瘫在地上立不起来筒子了。
  
  老大媳妇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下来了,她见王毅用枪在丈夫头上指点,仗着王毅曾经吃过她做的饭的资格,往前在强词夺理道:“老三,我们再有不是,瞎好都是担着个生在你前头,长在你前头大字的人,你咋能这么不讲理耍横?”
  
  王毅怒不可遏,一脚将大嫂踢倒在天井下的院子,斥骂道:“去你妈屄那个大字!你比我娘还大?把她赶到阴沟子去?你要把我儿子往死路上逼?!”
  
  大嫂跌跌撞撞倒在冰绺子水泥地上,疼得刚要哇哇哇大哭,王毅一脚门外一脚门里指着大嫂沉声威吓:“你烂屄要是吭一声,我把你一家子大小都一刀一刀碎做了!你信不信?!吓得大嫂已经张开了的大嘴没有发出声响来。
  
  王毅往上挽了挽袖子,去老厨房拿出来了菜刀,还要往两个哥哥头上抡,忽然看见了哥哥们的前面又跪着了他颤颤巍巍的老娘来!
  
  王毅娘是为了打发孙子飞儿跟他娘田美去,收拾得时间晚了才睡着觉的。她实在是觉得自己贫病交加,再也无力抚养飞儿了,才答应飞儿跟田美去的。为了这个小儿子留下来的孩子,她和老大老二两家都闹翻了,她虽然也恨小儿子不学好,可毕竟都是她亲生亲养,从一点点捧着看着长大的亲疙瘩肉,真的不愿意看着他走了绝路又断子绝孙。老大老二都不情愿管老三的儿子,她只好就那么拼老命顾着护着。
  
  刚忍着就要和孙子离别的难受昏睡过去,忽然被王毅在后院弄出的声响给吵吵醒来了。老太婆细一听,就觉得不太对劲,怕惊醒来也刚睡着不久的孙子,就悄悄摸索着穿衣下炕来到后院,看见大媳妇还在院中间挣扎,她去往起拉大媳妇问:“你咋啦?摔倒啦?”
  
  大媳妇有气无力指着房里说:“了不得了!老三要杀人哩!”
  
  王毅妈颤巍巍进了房门,看见了老大老二都瘫在地上筛簸箕,忽然听见了老三王毅的脚步山响,回头就在另外两个儿子前头也给跪下来了。
  
  王毅挥舞着菜刀从牙齿缝里挤话道:“我把你狗日的今儿个剁不成肉泥都怪了!”一眼看见他刀下对着的是他老娘,立马呆住了说:“妈,怎么是你?!”
  
  王毅妈拉住王毅拿刀的那一只手狠狠说道:“你往下剁呀!把你老娘也都剁了,活你一个人去!”
  
  王毅手软了说:“妈,你不看他俩还像不像个人?和婆娘打通通鼓,把你和我儿子给逼成啥了?”
  
  王毅妈将王毅手里的菜刀夺去扔远了才说:“你怪你哥的啥哩,是我自己要住出去的!你不好好逮公家事,不学好胡成精,把家里弄得都成了啥样子了?警察不知道来家里拷问翻腾了多少遍了!不分家还能在一起过活吗?你哥哥侄儿侄女在人前连头都抬不起来,你以为你是家里的功臣吗?还想要人家都把你顶到头上凑红你?”
  
  王毅哪里肯服气,反驳老娘道:“我再不对,也算是这个家的儿子吧?我再不学好,多少也给家里往会拿过钱吧?你俩老大老二给过你一分一厘钱没有,一个喝酒耍钱,一个闲游闲逛,凭啥就要占了老父亲丢下来的全部家产?我就是被政府抓了去枪毙了,还有我儿子哩!”
  
  王毅妈这才说:“你不说你儿子,我倒忘了。你儿子她妈问我要儿子哩,她说好要明天来领儿子哩!”
  
  王毅跳起来说道:“你就答应让她领走了?!”
  
  王毅妈说:“我快要病死了,你在外边逃命,我不让人家领去,让你儿子饿死去?”
  
  王毅说:“我有钱了,能养活你们了!这就是回来接你们出去外地过好日子去的。”
  
  王毅妈说:“你一回来,就要杀我两个儿子哩,我没有了两个儿子,跟上你能安心活下去吗?”
  
  王毅这才说:“我不杀他们了,你和飞儿跟我去!”
  
  王毅的两个哥哥听说王毅不杀他们了,急忙都来一起搀扶母亲起来,讨好地对弟弟说:“都是我们的不对,我们的错。我们再也不敢了!我们这就马上给你和老妈把地方都腾出来!”
  
  王毅说:“算了,算了!这个烂地方,我现在连正眼看一看的心思都没有,我领娘走了,你们就那样先住着去。免得挪来挪去,招引得邻居打问探听。你们记住,你兄弟我还在世上,还没有死就行了。万一我哪一天把老妈又领回来,你们再给藤地方!”
  
  老大老二争先恐后表示:“那还用说!那还用说!”
  
  就从那一晚,王毅悄悄带着母亲和儿子从村里失踪了,田美没有见着儿子,失望难过,以为是王毅娘故意给她出难题,带飞儿去她的什么亲戚家了。
  
  实际情况是,王毅将儿子和母亲接到了一个远离老家的边远山区县城里,租了一个单元楼房安顿下来,雇了一个当地的中年哑巴女人给他们按时买菜做饭,并叮嘱他们无事少出门不要和外边人多说话,就离去不太见面了。
  
  王毅妈和孙子吃的住的好多了,身体也都恢复了起来。可时间一长,人地两生,在那里怎么也呆不住了。特别是一辈子没有断过一次腊月二十东山庙上给东老爷上香磕头的王毅妈眼看着就要到那一天了,急得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急,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坐立不安。孙子飞儿在村子里野惯了,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在小区里一撒野就挨打,光吃亏占不了便宜,也一天都不想呆了。
  
  一天,王毅从外地干他的事回来,祖孙两个就联手哭着闹着要回南关村去。王毅是刚回去处理了田美要和宇林订婚的烦心事才来的,坚决不同意,给母亲说:“妈呀,你还是不要想回去的事情了!回去了还不把你气死,那婆娘不要儿子了。要和后街那窄绺子院子住的寡妇家在剧团吹号的宇林订婚呢!万一他们要结婚,我去给狗日的捅几刀子,你俩可咋在那里处呀?”
  
  王毅妈吓得忙劝儿子:“好我娃哩,你还嫌惹的事不大不多吗?你再还要杀人闹事,不如先把我和飞儿都杀了去,省得我们一直跟上你担惊受怕!”又坚决说:“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敬东老爷去哩,你要不送我回去,我明天就领上飞儿要饭要回去!”飞儿也跟着奶奶闹着吵着要回去,王毅只得教母亲和儿子对人说谎是在外流浪拾垃圾要饭天冷的受不了,才都回来的,雇车把他俩送到县边公路上,看着他们搭上了班车。
  
  王毅妈和孙子一进南关村他们家的门,就被薛剑锋和叶腊梅发现了。他们看见王毅的两个哥哥都一反往常,争着讨好母亲和侄儿,并一起将王毅妈和儿子飞儿迎进后院去,安顿住进了大间的正屋,不理解道:“这回怎么了?是不是王毅先回来过了?”又仔细回想了一遍,找不到自己监视期间的漏洞,又怕王毅还在后边,不愿过早暴露,就留一人继续监视,一人来告诉田美。目的是想要借助见子心切的田美忍不住跑来见儿子,看能不能引出逃犯王毅来。来到王毅的老家这里时间已经不短了,两个侦察员总是隐隐能感觉得到王毅的存在,可始终就是抓不住王毅的尾巴,也有点着急。他们怕打草惊蛇,不好贸然出头露面去直接接触王毅的母亲和儿子,就想让田美先去以母亲见儿子的身份去探探情况。


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 新闻中心 | 产品展示 | 经典案例 | 人才招聘 | 客户服务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山东机械有限公司 电话:139 3907 8000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高新区冬青西街99号 技术支持:真钱诈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