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中心
真钱诈金花游戏

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经典案例 >

蓝天腊梅来找他们早就选好的这家人

2017-08-26 18:43 浏览量:

  宇林也以为然,就给薛剑锋打电话。薛剑锋说:“我正在你家这村里租房子呢,一会儿就和腊梅一起过来。”
  
  薛剑锋接宇林电话的时候,正和叶腊梅两个站在王毅家对面那户人家前房的二楼一个房间,从正对着王毅家大门的窗户往外仔细观察王毅家那个昔日曾经红火过,而今已经显得非常破败的院子。这个在王毅的父亲还当村支书的时候修建起来的新街道,每家的前面都是一线起的三间两层楼,一层正中一间是大门和门道,上楼的楼梯在进大门右边那一间房子的里窗外。院子里头,有两进的地形,各家根据各自的经济条件,盖了层次不一样的中房(楼)和后房(楼)。
  蓝天腊梅来找他们早就选好的这家人
  冬季许多工地都停工了,租房的农民工大都退房回了家。一说,不费事就租到了这个最为满意的位置,虽然王毅家的后楼盖了三层,由于中间的那里只修了一层,所以从这家的前楼二层后窗看出去,王毅家的一切都基本上无遮挡地尽收眼底。
  
  王毅的二哥二嫂和儿子占了王毅妈原先住的后楼一层的通间大房,和中房前楼,将母亲和侄子飞儿挤到了中房右首的那一间储藏室。由于大门是和这一家的大门正对着的,中间隔着一条宽宽的街路。所以,要是大门和后楼的门都敞开,从他们租住的二楼窗户就可以从王毅家的大门一眼看到最里边的一楼房里头去。
  
  王毅的大哥大嫂和他们的一子一女住后楼的二三层,第二层一角的廊檐连接着中房的屋顶,所以,这个屋顶就是自然的大凉台,孩子们放学回家就在这个屋顶上嬉闹玩耍,要是薛剑锋两个稍微站高一点,王毅大哥一家的活动都能清楚看得见。
  
  农村的习惯不像城里人那样回家进门就把大门关得紧紧的甚至都忘不了反锁,这里家家每天一起床就都是开大门扫街道,尔后才去干别的。只要家里还有无论是男女老少的一个人,都不会有意去关大门。关大门那是晚上上炕熄灯睡觉以前的最后一道工序。因而王毅家就毫无知觉地处在了薛剑锋叶腊梅的严密监视之中,万一三更半夜那个家有人出入,大门即使有轻轻的响动,也会被监视人马上听到。
  
  叶腊梅对薛剑锋说:“队长要我们死守这里等王毅靠谱不靠谱呀?他为了吓唬宇林妈,只闪了那一次面,就又不见踪影了,还会回来?”
  
  薛剑锋说:“我们了解的没错,王毅他娘年年都要撵腊月二十南山的老爷庙会去烧香还愿,多半辈子没断过一次,今年估计还会回来。即就是王毅不回来,他也要送他娘和儿子回来的,那时候只要跟上他娘和儿子,就能踏住王毅的脚后跟。他娘和儿子肯定是他接出去了。”
  
  叶腊梅说:“以前我们以为王毅她妈和儿子走不到哪里去,在省队为了熟悉情况,准备的时间长了一点,谁料他们却一下子就全失踪了。搞得我们多被动?”
  
  薛剑锋说:“这回要是人再回来,我俩就轮班不换眼盯紧,不信他王毅还能给我们搞个成功的金蝉脱壳!”
  
  这里需要顺便交待一下,薛剑锋和叶腊梅两个,本就不是跑江湖的流浪艺人,他们俩是省公安缉毒总队的侦察员。他们来这个基本上没有人吸毒的小地方来的原因,是几月前在云南缉毒前线那里两个毒贩团伙火弁的死尸身上,发现了逃犯王毅抢走的那支手枪里打出来的致命弹头,这又引起了省厅对王毅脱逃案件的重新重视,副厅长主持会议分析认为,王毅逃跑成功后,一定是参加了贩毒集团。
  蓝天腊梅来找他们早就选好的这家人
  在公安部的统一协调指挥下,追捕抢枪逃犯王毅的案子并入缉毒总队侦办,总队判断由于云南方面刚刚对王毅所在的贩毒集团进行了严厉打击围剿,王毅极有可能流窜回老家一带躲避风头,再伺机卷土重来。所以派出了薛剑锋和叶腊梅二位多才多艺的青年来到了这里。
  
  两个青年缉毒警察来到舞凤山区的这个县城,最先接触的就是王毅的前妻田美。他们认为母子连心,通过田美这条线索还有可能和王毅母子那条断线连接起来,之所以热心田美和宇林之间的关系发展,一方面的确是成人之美,另一方面也是为破案而引蛇出洞。
  
  接了宇林的电话,两个人就都回县城来了。
  
  听说上边要田美离开单位办个演艺公司,叶腊梅立即喜出望外,高兴说:“好呀!这个机会多难得?我们早就了解了你们县的政策了,不扣工资,还允许出去给自己挣钱。哪里找这么好的事去?”
  
  薛剑锋也说:“腊梅说的是,你们县上的领导也实在是想不出打破封闭保守思想的办法了,才定了这个保公职发工资的土办法。沿海那一带想保留公职经商办企业的职工干部,都是让家属子女出头办公司的,自己还得一天八小时去单位上班。”又说:“以南方及港澳台的经验看,凡是在这个转型时期能抓住时机果断下海的,后来都发了财,一个个是现在的财团大佬,最不济的也是个有钱的小老板。”
  
  听说文化局要求田美出头办的公司可以承头举办一些原先由县文化馆管理的民间演艺活动,叶腊梅就兴奋地说道:“我们不是正好想在甘泉酒新品品评推介会上举行唢呐比赛吗?我俩去和文化馆联系,人家借口需要主管部门研究批准,再以政府名义出面组织才合理合法,比赛结果既有权威性也能得到财政拨款。可看着报告打上去了,却迟迟不见回音。要是咱们的公司成立起来,要怎么搞还不是都由着咱们?”
  
  宇林说:“也不怪上边批不下来,文化馆那边过去就搞过民间社火比赛,就光是一个乡镇组织一个骑马坐车走高跷、舞龙竹马敲锣鼓,稍微像样子的队,就不知道劳民伤财花费了多少钱,还不算县上的财政拨款几十万元呢。”
  
  薛剑锋说:“民间艺术活动,讲究的就是原汁原味,突出体现的就是那个土字,要是都贪大求洋攀比开了,就免不了失真,反映不了民间艺人的真实水准,评比结果服不了众,还有什么意义?”
  
  田美说:“人家专门机构都认为难办的比赛,靠我们几个人怎么去办?全县光是能吹唢呐的新老艺人不下二百多人,要他们都参加比赛,光是十几天的住宿吃饭咱们都管不起。不要说还得给给付误工补贴了。”
  
  宇林说:“还有奖品和纪念品哩。”
  
  田美说:“那些自由散漫惯了的吹鼓手,一有时间就喝酒耍钱,把他们都集中在一起,要是把不同塬上不同山头的陈年老账逗起来,吵嘴打起架来,怎么办?”
  
  薛剑锋说:“据我和老艺人们的接触看,他们虽说大都没文化,人粗憨一些,可都争强好胜爱面子,南北几个塬有不同的派系山头,我们正好利用他们的不同师傅徒弟关系,提前要他们各自推荐出他们自己派系内公认的代表参加比赛,我们就省却了预赛需要的大量人力物力和时间,无论是团体赛还是个人赛,都可以一两天就决赛出结果来。”
  
  叶腊梅说:“我们既然是不领国家钱的私营公司,何不把一切都民间化群众化,让群众参与进来,自由自主给选手投票?”
  
  宇林说:“你这么说,群众怎么投票?全县二十几万人呢。”
  
  田美说:“没有专家内行参与,谁给发奖状证书?我们就是成立一个公司,发的证书有什么权威性?谁认呢?”
  
  宇林也说:“证书最好还是想办法让文化局出头挂政府的名义发好。”
  
  薛剑锋说:“那都是我们公司开始运作时候的事了,只要文化局领导同意,我就有办法把这次全县唢呐比赛活动搞得轰轰烈烈有声有色,不但不用投入一分钱,还要让参加比赛的选手们按人头缴纳参赛费呢。比赛结果保证各方面都会服气!田美姐,你赶紧下决心去文化局交申请去,公司一注册,我们大家都要叫你田经理了,哈哈哈……”
  
  叶腊梅跟着说:“田姐,要是问公司的性质,我看我们每人都投资一两万元,就按合伙性质,办个有限责任公司吧。你田美姐就是董事长兼总经理了。”
  
  薛剑锋说:“既然田美姐是董事长,总经理就让宇林大哥担任吧。”
  
  宇林忙说:“我不行,我眼下还算是剧团的职工呢,领导也没有人逼着我辞职,我没必要自动离职。”
  
  薛剑锋说:“你们剧团名字叫秦腔剧团,一年四季不演戏,有和没有有啥区别?”
  
  叶腊梅说:“要那么多官干啥?就让田美姐一肩挑了去!”又引导说:“公司起码得有个叫出去响亮的名字吧?”
  
  薛剑锋说:“不要多费脑子想了,县里人都知道我们这个自由班子是甜妹子队。公司名字就叫‘甜妹子艺术总公司’怎么样?既能自己组织演艺活动,还可以自主开展和演艺有关的中介商务活动,反正以后什么能赚钱,我们就往哪一方面发展。”
  
  宇林想到田美是舞凤山走出来的,就插话说:“我们县的舞凤山比县名更有名,在口外几百里都看得见,公司名称前边如果用县名,不是国营公司,不一定能批准,我看就叫‘舞凤山甜妹子艺术公司”吧。“叶腊梅说道:“要叫‘总公司’,我们公司以后还要发展壮大,成立无数个支公司呢!”
  
  最后一致同意即将成立的公司就命名为“清水县舞凤山甜妹子艺术总公司”。
  
  薛剑锋要田美取来纸笔,刷刷刷一气呵成,很快就帮田美写就了申请书,让田美拿着申请书去找文化局领导谈办公司的具体事宜。


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 新闻中心 | 产品展示 | 经典案例 | 人才招聘 | 客户服务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山东机械有限公司 电话:139 3907 8000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高新区冬青西街99号 技术支持:真钱诈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