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中心
真钱诈金花游戏

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这个女人和社会各方面的交往很为复杂

2017-08-26 17:14 浏览量:

 
  
  王毅妈和飞儿好端端从叶腊梅和薛剑锋的眼皮子底下被王毅给接走了,不但令田美万分着急,更使叶腊梅和薛剑锋两个懊恼不已。他们后悔不该以为老太婆会按照一般人的想法在家里过春节而放松了警惕性,两人都去了县里有面子人家的结婚喜事那里给人家酒宴上吹打凑热闹,想不到这个老太婆却趁机溜了。
  这个女人和社会各方面的交往很为复杂
  还好有人看见了接他们走的小车是一辆少见样式的红色小轿车,薛剑锋和叶腊梅已经在这个小小清水县城和南北几条塬上来来去去跑了不少日子了,对县里的官员大款并不生疏。所以,一听小孩子们说是飞儿和他奶奶上了停在村外大路上的一辆红色小轿车,仔细问清了红色小轿车的大小样子,就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冯娜仁这位目下在小县风云一时的名女人企业家。尽管还都搞不清这个挂着舞凤山农工商总公司总经理的冯娜仁和王毅妈他们有什么联系,但都敏感地觉察这绝对不是偶然的巧合,薛剑锋掏出手机立即给省厅缉毒总队领导汇报了新出现的情况。
  
  总队队长一听,马上毫不犹豫地命令:“好呀!极可能是要抓住毒贩的尾巴了!你们立即转移阵地,去他们那个所谓新区的工业园,盯住那个女人和红色轿车,特别注意有没有嫌疑人王毅的踪迹。但是要特别注意不要轻举妄动,以免暴露目标。要是有必要,我要求当地公安机关给你们支援。”
  
  薛剑锋说:“听说那个挂公司牌子的地方,有县上领导撑腰,谁都不敢去惹,在没有完全搞清楚之前,最好不要惊动地方上。”总队长同意了说:“也好,你们小心注意,发现他们的动静,只要暗中监视,我这里动用你们那一带的交通摄录系统,将那辆车纳入我们的监控范围,你了解一下那辆车的型号和牌号。”薛剑锋考虑也没有考虑就说:“宝马X1,车牌号是NR0066。”说完就急忙和叶腊梅在路上挡了一辆出租车往红柳镇赶去。
  
  二人坐出租车赶到红柳开发区冯娜仁的公司威风凛凛的大门口的时候,由于正是放春节假的时候,这个距离镇上的街道还有一段路的地方,大部分职工都休假回家过年去了,对面村里人自由搭建起来的那些供做小生意的租用的各式建筑物那里,小老板们也都关门回家去了,反正只要不存放货物,里头基本上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闭了门挂个锁子就行了。
  
  冯娜仁公司的大楼顶上的一行大字仍然熠熠闪光,老远就看得见,可大门里外却都显得冷冷清清,无人走动。只有两个放假还要值班的保安一个佝腰忍着腊月的北风在前门门柱旁站着打哆嗦,一个同样哆嗦着在办公楼大厅外廊檐下的小车通道上转小圈子。
  
  薛剑锋和叶腊梅去大门口想进去,被那个好不容易才能碰到有耍威风机会的保安强打精神伸手挡住道:“公司放假了,有事明年来吧!”
  
  叶腊梅柔和说好话:“小哥,我们是外地的,过年回老家,想买些好苹果给家里带回去,找了好几个村子,都没货了。你们农工商公司这么大的买卖,估计一定还有存货,您高抬贵手,就放我们进去问问吧。求您了,小哥哥。”
  
  保安公事公办道:“不行,不要说是放假时候根本不许任何人进去,就是平时收假上班的时间,这个大门也不是谁想进就能进去的!”保安正说着原则话不许他们两个进去,忽然仔细端详了一下叶腊梅,又看了又看一旁的薛剑锋,喜出望外道:“哎呀!您俩不是前几天在唢呐大赛的明星人物吗?哎呀哎呀!您俩咋来这里了?”说话就要给站在里边的那位招呼,叶腊梅忙说:“不声张了不声张了,我们就是来给家里买过年要的苹果的。”
  
  薛剑锋忙掏出一张五十元的票子,极快地给这个保安塞进衣兜里说:“兄弟,灵活灵活怎么样?我们买苹果给钱,你们公司做生意赚钱,不让进去,说不通吧?”
  
  保安解释说:“我们公司正在修建呢,还没有开始做生意,哪里会有苹果卖给你们?”又说:“我们这里有规定,凡是来了有头脸的客人,大门口值班的都要及时给上边报告呢。”又要向里面喊话,薛剑锋连忙说:“你这兄弟,我们算什么有头有脸的人?就是个在人家堂下门前送热闹的吹鼓手乐人,没必要给谁说了,免得惹人笑话。”
  
  保安不同意,说:“哪里会?哪里会?前几天县里的民间唢呐比赛转播,我们也都在电视里看了,你们俩一个主持,一个得奖,和县长都平起平坐,多风光呀?我们总经理就是要结交你们这些人。”
  
  叶腊梅说:“小哥,您快别这么说了!人家大经理是什么身份的人,用这里的土话讲,我们算是几壶(什么)呀?再说,都到啥时候了,我们还急着赶回家过年去呢。你们公司也都放假了,就不要麻烦人家上头的大小头儿了。”
  
  薛剑锋又说:“早就听说你们公司的大名了,一直想来看看,就是没有机会,节后一定专程来访,那时候可能还得你兄弟从中穿通呢。今天就不要往上报告了吧,我们只记着兄弟你的人情。”又说:“看你们这个农工商总公司蛮气派,我也好奇想看看,这么一大圈围墙圈了那么多地,大吊车,脚手架那么多,都在里面盖啥的呀?”
  
  保安胆怯地把那张五十元票子掏出来还给薛剑锋道:“大哥,这钱我可不敢拿。”人不回头,用眼睛示意说:“后边高处有探头录像呢,我要了你的钱,即就是不放你们进去,也没有好果子吃!”又低声说:“前几个月,一个兄弟没看住,让几个嫌工作安排不好的集资职工家长冲进了办公楼,被老板让人美美打了一顿,叫他家里人来抬着回去了,连看病钱都不给。”
  
  叶腊梅不信说:“那他们家里人为什么不告去?”
  
  保安说:“告?再告就连人都没影子了!我们这些人都是和人家老板签了生死文书的。”
  
  叶腊梅追问:“什么生死文书?”
  
  保安忽然觉得话说多了,立即转了话头说:“没有,没有,我是胡说的。老板说我们保安工作是高风险工种,安全要自己注意,可人家给的工资高呀。其他普通工人一月才发一千来块钱,还要七扣八扣,我们一月发两千多呢。”
  
  薛剑锋又掏出一张一百块的票子加在五十块的一起再一次给保安塞进衣兜里说:“好兄弟,现在放假了,里边没人了,我们进去转转就出来了,谁知道呢?”
  
  保安还是不敢收,说:“谁说里头没人了?建筑工地停工了,农民工都放假了,可顶楼高管层和实验室的研究人员还都在加班工作呢。”又悄悄说:“女老板冯总经理刚才还开车送人进去了。”
  
  叶腊梅急忙问:“她送什么人进去了?”
  
  保安欲言又止,见薛剑锋往给他塞钱的那个衣兜瞟了一眼,就仍然小声道:“我隔着玻璃只看见前头坐的是很少到公司来的汪董事长。”
  
  薛剑锋问:“汪董事长?他是怎么个人呀?”
  
  保安道:“我哪里知道?人家从来都是坐车直接开进大楼北边的地下停车场口,再进专用电梯直接上楼去的。我几次只看见他一身黑还戴个黑墨镜。”
  
  薛剑锋要了解的就是这些,见目的达到了,就要离开说:“兄弟,既然你不敢放我们进去,我们就不再给你造麻烦了,钱你收着,上班后我们再来拜访,说不定还得麻烦你呢。”说着示意保安将钱收好,自己向着大楼那里的摄像头方向空做了一个从保安手里拿回钱又装回自己衣兜的动作,低声说:“兄弟,放心装好,神鬼都不会看见的。”
  
  薛剑锋和叶腊梅说着要另一个保安听见的话:“走,去对面看看,找个饭馆吃点啥。”保安讨好地说:“都关门了,只有羊肉泡馍馆那老汉还在,也不营业了。工人都放了,管理人员里边有小灶,没人在外头吃饭。”
  
  薛剑锋说着:“我们去看看去。”和叶腊梅一起往那些杂乱无章的建筑物走去。
  
  过了大路,进入一排低矮的砖墙木架红瓦顶的简陋房子中间的豁口,就是红柳村农民千方百计搭建的自由市场。这里由于无人管理,到处不是黄土就是污水垃圾,一条条顺地势随意开挖的排水渠在不规则绕来绕去的的土路两边或者中间穿行,人只能走一段就要小心地跳过污水渠才能进里边的建筑群去。还好,横穿过路面的污水渠都不怎么深,大胆的农村人还可以将自己各种标准的交通工具开得进去。
  
  一个小房子的山墙上贴着一张盖了村委会公章的布告,布告是写在一张红纸上的,纸的边沿已经被风吹得裂开了好几处口子,上头的墨汁黑字不知道是被无数个手给指点抚摸的缘故,还是冰霜给浸淫的原因,已经非常变形模糊了,不过内容还是能够看得清楚。主要是说的是为了保证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环境卫生,根据镇政府要求,对非法建筑一律必须限期拆除,并依据有关法律法规,由村镇统一规划,村民集资重建等等。
  
  里头一个个在不同位置悬挂或张贴着店铺招牌的大小房子的门都锁着没有开门,只有第一排西向的房子那里有人声传来,远看似乎还开着门。薛剑锋和叶腊梅就往那里或平步走或踮脚跳着凑过去看究竟。
  
  这是一个比其他房子稍微好一点的顶上盖了楼板的简易建筑,突出来一尺多前檐的砖墙用涂料刷新了一遍,一个双扇门和两个三扇玻璃窗的木头框也新刷了枣红色油漆,顶上的“天下第一碗羊肉泡馍馆”的招牌也像是新换上去的。虽然刷新的手艺都是很粗糙,够不上专业水平,但大眼一看显得比周围的那些门面亮堂多了,仔细一闻,还有着涂料和油漆的新鲜味道。看来这一切都是临过年这几天才借客人少刷新的。
  
  泡馍馆里传出几个人猜拳喝酒的喧闹声,薛剑锋打头揭开那中间门上的一条条厚透明塑料挡风门帘往里招呼:“乡党们,过年好呀!”细一看,里头正中靠近火炉的一张桌子上,围坐着一便服老人和俩青年公安正在兴致蛮高地喝着酒。


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 新闻中心 | 产品展示 | 经典案例 | 人才招聘 | 客户服务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山东机械有限公司 电话:139 3907 8000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高新区冬青西街99号 技术支持:真钱诈金花